[ 最新情况汇总]北京时间10时30分要点汇总:①美英法三国于13日晚对叙利亚发起空袭。空袭共打击了3个据点,目标是叙利亚研制和生产化学武器的基础设施;②美国表示,如果叙政府不停止使用化学武器,那么美国对叙利亚的军事回应将长久实施;③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将约瑟夫-邓福德说,美国没有就叙利亚空袭问题提前通知俄罗斯。

今日最火:共享单车。

4月13日晚间消息,围绕当日下午哈罗单车获得近7亿美金新一轮融资的传闻,有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爆料称,该消息不实。两个信源分别告诉本报记者,哈罗单车此轮融资金额,一个为3.5亿美元,一个说超过7亿美元。

此外,蚂蚁金服被曝是本次融资的主要投资方之一。然而接近蚂蚁金服投资部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,此前在投资ofo时,蚂蚁金服与后者签订了竞对协议(排他协议)“不能投资同类企业”。此次其作为哈罗单车的主要投资方之一,令人费解。

13日下午,哈罗单车被曝已完成新一轮融资,融资额接近7亿美金,新一轮融资的主要投资方包括蚂蚁金服和复星,另有若干家机构参与。

哈罗单车上一轮融资于2017年12月,分别12月4日D轮3.5亿美元融资,及12月27日10亿元人民币D+轮融资。其中D轮融资的投资方为蚂蚁金服、威马汽车、富士达、成为资本等多家机构,D+轮融资由复星集团领投,GGV纪源资本跟投。

值得注意的是,ofo与蚂蚁金服“结缘”于2017年4月。当时蚂蚁金服战略投资ofo,具体投资额未予披露。这也就意味着,蚂蚁金服或早在去年12月便违反了该竞对协议,投资了ofo的对手。

就此,蚂蚁金服方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一切信息以哈罗单车公布的消息为准。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韩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公司会于近期对外披露正式的信息。

另据最新消息,滴滴内部已计划加大对旗下青桔单车的投入力度,接下来将重点发力一二线城市单车市场,预计年内投入总金额超过5亿美元。“滴滴有很大的可能性联手阿里,一起围剿美团。”一位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同时获悉,在滴滴与的谈判桌上,ofo戴威也有参与,“现在的问题是ofo跟滴滴还是跟阿里。”知情人士表示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滴滴于2016年10月参与ofoC1、C2轮共计1.3亿美元融资,并于2017年3月继续参与ofoD轮4.5亿美元融资。“阿里系”蚂蚁金服则在2017年4月战略投资ofo,2017年7月和2018年3月,阿里巴巴参与ofoE轮、E+轮融资,其中E轮融资超7亿美元,E+轮融资为8.66亿美元。

原标题:湖北省政协原秘书长刘安民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

湖北省政协原秘书长刘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,并被采取留置措施。

刘安民简历

刘安民,男,汉族,1955年2月出生,湖北孝感人,在职研究生学历,1983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73年12月参加工作。2000年9月至2004年12月,历任省委督查室副主任、省委办公厅副巡视员(其中2001年至2004年挂职担任西藏山南地区副书记);2004年12月,任随州市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;2009年4月,任省直机关工委副书记、省委第六巡视组副组长(正厅级);2011年6月至2015年12月,历任省政协副秘书长,秘书长、办公厅主任、党组书记;2015年12月,任省政协常委;2016年4月,任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;2018年1月至今,任省政协正厅级干部。

原标题:涉处理性侵丑闻指控不当 瑞典文学院秘书长请辞

中新网4月13日电 综合报道,瑞典一名文化界名人被指控在过去20多年间性侵多名女性,与其关系密切的瑞典文学院,因处理性侵指控不当卷入风波,12日,包括其常任秘书长萨拉·达纽斯在内的2名成员辞职。

负责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文学院成员,在斯德哥尔摩举行了紧急会议。会后,达纽斯表示,“院方希望我离开常任秘书的职位。我原想要继续做下去,但人生还有其他事情可以做。”

此外,学院成员、瑞典作家佛罗丝登松(Katarina Frostenson)也宣布辞职。

瑞典日报《每日新闻》(Dagens Nyheter)去年11月刊登18名女性证词,指称遭到一名男人骚扰或肢体侵犯,而祸首是瑞典文化圈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。

新华社记者 胡浩

《量表》12日正式发布。这个被称为英语“国标”的量表有望成为评测我国英语学习者能力的一把“标尺”,实现英语教学和测评“车同轨、量同衡”。若确能建成标准统一、衔接沟通各级各类教育、为国内外广泛认可的评测体系则甚为可喜。但同时要防止英语“国标”变成为下一个“奥数”。

发布英语“国标”的目的在于立足国情,对接国际,改变现有考试不全面、不系统、不衔接的局面,建立具有中国特色、国际水准、功能多元的外语测评标准和考试体系,更好地服务于科学选才,服务于外语教育教学发展。

此前,教育部已先后就《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》与雅思、托福等英语考试对接事宜与有关国家的教育考试机构达成协议,为我国的英语等级标准及考试得到国际认可奠定了良好基础。接下来,有关方面应以量表发布为契机,在推动我们的英语“国标”与国际接轨、并轨、同轨上多做努力。

需要警惕的是,英语能力考试切不可与“小升初”等挂钩。众所周知,全民学奥数的风潮之所以屡禁不绝,其根源就是个别地方和学校将考试结果与升学、分班挂钩。而几年前,一个初衷为满足人才市场英语能力鉴定需求的全国英语等级考试,却因与“小升初”挂钩,而变得日趋低龄化,甚至成了“童子军大战”,给中小学生带来沉重负担,直至教育主管部门将其与升学脱钩,这一考试才迅速降温。

对英语能力的评测,一旦被招生、升学绑架,就会变味。一旦英语能力等级考试与升学挂钩,孩子们必定早早备考、反复应试,盲目追求那个远远超出了他们所在学段和年龄段要求的最高等级。这与青少年成长和教育规律背道而驰,也会影响孩子在义务教育阶段各学科的平均发展。

作为外语能力测评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,《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》和英语能力等级考试应当多以提升能力为目标,解决考试标准各异、教学与测试目标分离等问题,多跟国际接轨,少和升学挂钩,不能给孩子们的书包增加新的重量。